• 所在位置:首頁 > 廉韻清風 > 先鋒人物 > 正文

    張定宇:與時間賽跑

    (原標題:與時間賽跑——記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

    他身患“漸凍”絕癥,妻子被感染隔離,卻瞞著全院醫護人員,率領600多名白衣衛士沖鋒在前,與病魔爭搶時間。他就是武漢最大的專科傳染病醫院——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1月31日,張定宇被湖北省委授予“全省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必須跑得更快,才能從病毒手里搶回更多的病人

    2020年1月29日,大年初五晚上10時。武漢市金銀潭醫院。

    “不要急不要急,在醫院門口稍等,我馬上安排人出來接。”“快些,要抓緊,病人的事一刻都等不得,越快越好!”不到1小時內,一瘸一拐的張定宇連接了8個來電。在疫情中堅守的30多天,他往往是凌晨2點剛躺下,4點就得爬起來,各種突發事件、電話,應接不暇。

    自2019年12月29日轉入首批7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以來,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在張定宇的帶領下已在抗疫的烽火線上連續奮戰一個多月了。這里是武漢最大的專科傳染病醫院,目前收治的全部為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危重患者。

    濃眉,皮膚黝黑,風風火火。這是張定宇留給人的第一印象。“全院都曉得我脾氣暴,嗓門大!”張定宇笑著說。

    金銀潭醫院有600多名醫護人員,“雷厲風行”是身邊同事對張定宇評價最多的詞語。

    “性子急,是因為生命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張定宇沉默了一會兒,“我是一個漸凍癥患者,雙腿已經開始萎縮,全身慢慢都會失去知覺。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跑贏時間,把重要的事情做完;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從病毒手里搶回更多的病人。”

    漸凍癥是一種罕見的絕癥,又稱肌萎縮側索硬化(ALS)。2017年,張定宇赴外地出差,被專家發現腿有異樣。2018年10月,他被確診為漸凍癥。

    “如果你的生命開始倒計時,就會拼了命去爭分奪秒做一些事,不能因為你是個病人就退縮。”張定宇說。

    身為共產黨員,非常時期必須堅決頂上去

    1月24日,除夕夜。晚8時許,張定宇接到武漢市衛健委的電話,解放軍陸海空3支醫療隊共450人,分別從上海、重慶、西安三地乘軍機星夜馳援武漢醫療一線,于當晚11時左右抵達天河機場。其中,陸軍軍醫大學150人醫療隊將奔赴金銀潭醫院。

    張定宇和團隊大受鼓舞。他說,解放軍來了,壓力將減輕不少。

    晚10時許,張定宇又接到電話,上海醫療隊136名醫護人員也將進駐金銀潭醫院,凌晨2時抵達。

    安頓完醫療隊住下,已是凌晨3點多。日歷已悄然翻到1月25日,大年初一。

    “騰空病區的兩層樓面,搞好清潔消毒!”一大早,張定宇就開始為進駐醫療隊調整空間布局。

    1月26日下午1時,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成建制接管該院兩個病區,經過3個多小時準備,20名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患者轉入。下午2時,上海醫療隊正式接手該院老病房,共兩個病區約80張床位。截至晚11時,金銀潭醫院當天接收53名轉診患者,累計收治患者657人。

    火線48小時,張定宇兵不解甲、馬不停蹄。

    “身為共產黨員、醫務工作者,非常時期、危急時刻,必須不忘初心、勇擔使命,堅決頂上去!”張定宇告訴記者,全院240多名黨員,沒有一個人遲疑、退縮,全部挺在急難險重一線。

    和很多擔心病人的家屬一樣,他也只是個普通的丈夫

    就在張定宇日夜撲在一線,為數百名重癥患者轉診開啟生命通道時,同為醫務人員的妻子,卻因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在十幾公里外的另一家醫院里獨自忍受著病痛,接受治療和隔離。

    提起與病毒爭分奪秒的這些日子,眼前這位硬漢,忽然濕了眼眶。

    “那天,我回去得很晚,跟妻子談起院里病人的情況,說發病的時候會很喘。她說,我也覺得有些喘。”聽到這話,張定宇埋怨妻子亂開玩笑。

    張定宇的妻子在武漢第四醫院工作,也在疫情防控一線。第二天,她悄悄去醫院檢查了淋巴細胞,很低。檢測核酸,陽性。肺部CT顯示,她已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隨后入院。分身乏術的張定宇,有時忙得一連三四天都顧不上去看她一眼。

    凌晨1點多的下班路上,想到妻子,張定宇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淌。

    “我很內疚,作為醫生,連自己的家人也無法保護。我更害怕,怕她身體扛不過去,怕失去她。我們結婚28年了,和很多擔心病人的家屬一樣,我也只是個普通的丈夫。”

    好在,坎兒過去了。截至發稿時,張定宇欣喜地打來電話,他的妻子經過治療已經痊愈。此外,張定宇還婉拒了北京某科技公司向他捐贈的100萬元救助金。(王鵬志 唐曉安 喻蕎)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